公司公告

青海省能源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青海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企业负责人2015年度薪酬情况

奥门金沙娱乐场手机版
您当前位置: >> 行业新闻
未来5年,互联网将重构煤炭供应链

2014-09-12浏览:次 打印本页】【返回前页】【关闭窗口

 时间:2014年09月11日 来源:中国能源报

  8月21日,东煤交易月度交易会上,东煤短长协现货产品开场25分钟即实现申购77万吨,19个煤种在1个半小时成功申购过百万吨。这是继7月24日以来,该产品第二次交易量破百万吨。

  8月21日,东煤交易月度交易会上,东煤短长协现货产品开场25分钟即实现申购77万吨,19个煤种在1个半小时成功申购过百万吨。这是继7月24日以来,该产品第二次交易量破百万吨。尽管这个数字放在全国煤炭交易市场上显得微不足道,但其以互联网技术改造传统煤炭交易方式的创新模式,为低迷不振的煤炭市场带来了惊喜。

  参与当日交易会的神华销售集团电商项目组相关负责人表示,短长协的形式就是让买卖双方通过第三方平台来进行交易,改变了用户的交易习惯,十几分钟就能达到这个交易量,“了不起”。

  在搭建这个平台的过去5年的大多数时间里,东煤交易董事长李洪国及其创业团队自称,是以义无反顾的勇气在前所未有的煤炭电子商务沼泽中前行,直到近一年多来才踏上快速前进的硬地跑道。

  大宗商品电商时代已到来

  中国能源报:如何看待煤炭电商的前景?煤炭电子商务未来会占到行业交易量多大份额?我记得您6月曾预测可占到3成左右?

  李洪国:过去几年不断有人提问在中国近40亿吨的煤炭交易中到底有多大比例会应用电子商务完成,现在看这个问题已经落伍了,现在应该讨论和正在发生的是在每一笔煤炭订单中有多少业务是在线上完成的,又有多少业务是在线下实施的。

  实际上,在过去若干年,当我们通过电报、传真和电话开展煤炭销售和采购业务时,我们已经不自觉地开始运用线上服务来开展煤炭交易业务了。在以信息流、商流、资金流和煤炭实物流等构成的煤炭供应链中,信息流、商流和资金流等虚拟流完全可以通过线上完成并真正实现降低成本、提升效率,而煤炭实物流则必须通过线下交付直至送货上门来满足客户需求。

  在东煤交易过去几年的创新实践中,我们陆续开发了“电子社区”、“商铺”、“超市”、“拍卖”、“招标”和“短长协”等线上服务模式,并正在研发“转让”、“第三方结算”和“线上融资”等增值服务模式。随着大宗商品电子商务的兴起,未来十年将迎来属于生产资料产品的电商时代。

  中国能源报:如何理解生产资料产品的电商时代?

  李洪国:就是C2B,让消费者直接面对企业。用互联网思维来设计平台上的煤炭交易产品,大幅提升物流传统资源的利用效率。生产资料物流跟生活资料物流不一样,传统的不需要建,但需要透明,需要可视化,需要跟平台的商流结合。

  钢铁业电商平台的崛起早前引发广泛关注,实际上煤炭行业也有数十家走上了这条路,只是还在起步阶段。

  中国能源报:能否解释一下短长协等产品?

  李洪国:“短长协”是针对以往煤炭长协低兑现率而研发的,以煤炭生产商为主发布未来1—6个月的标准产品线上预售模式,在每月20日后的第一个星期四举行。国内的长协由于惧怕风险变得不可执行,而短长协的模式等于将此风险分成了12份, 降到了1/12。

  “商铺”、“超市”、“招标”、“拍卖”和“短长协”等交易模式是东煤交易平台的主角。“商铺”为煤炭贸易商的个性化产品提供线上发布、洽谈和一对一交易的线上交易模式;“超市”是在区域环境下依据市场需求以经销商为主体的标准煤炭产品的线上零售模式;“招标”是针对以电厂为主的大型消费客户开发的线上标准化产品招标采购模式;“拍卖”是在单边市场环境下针对稀缺产品和稀缺需求而开发的线上拍卖模式。

  中国能源报:从这些产品来看,东煤交易不是一个完全的第三方电商平台。

  李洪国:我们现在采取的是以第三方为主、与第二方相结合的一种平台模式。我认为,模式本身没有优劣之分。比如短长协做的是第三方,但在刚推出的时候,下游申购方不愿意把钱交给煤矿而要交给交易中心,逼着我们做第二方,承担责任,因为在过去的交易中他们有过不愉快的经历。尽管我们这个生态圈的愿景是希望生产商和消费商直接见面,但现在是第三方模式为主,不排除第二方。

  煤企做成电商:可能性只有10%

  中国能源报:郑商所、大商所对现货交易平台也感兴趣,您有没有考虑过未来在这方面的对接?

  李洪国:我们的起点是现货,首先肯定要满足现货的复杂需求,但在满足现货需求的同时应有中远期的概念和理念,以使现货的风险降得更低。其实,短长协有点向中远期现货方向发展。随着我们对1个月的风险控制逐步走向对2个月、3个月、4个月,就可以去进行中远期现货的探讨。

  个人认为,现货市场应该跟期货市场紧密结合。我们现在的短长协、超市、商铺是点对点、企业与企业之间的连接,下一步加强的应该是平台与平台、生态圈与生态圈的连接。这种连接使得现货投资者可以通过期货来减少风险,期货投资者可以通过现货套保来降低风险。风险更低、效率更高、赚钱更多、成长更健康,这才是交易中心的核心概念。

  中国能源报:这几年全国涌现出很多煤炭交易中心,有的是生产企业自己在做,有的是运输企业在做,还有的是地方政府搭建,有建在产地的、港口的、消费地的,条件各不相同,您怎么看待各自的竞争力?

  李洪国:平台经济本身是一个新生事物,这个行业的落地不是想当然就能做成。应该采取一种自然选择的方式,大家都来做,优胜劣汰,自然发育。在这个过程中,有资源、有基础、处在一个优势地位的平台成功的可能性更大,但终局肯定不会是一个一边倒的局面。最可能做成的,一定会有人做好,最不可能做成的,也会有人做好。这就是生态。

  最不可能的,它可能最努力。相对山西、陕西、内蒙古的煤炭交易中心,包括煤炭交易中心,东煤交易既没有产能优势,又没有物流优势,还没有市场优势,属于最不可能的那种,但在未来的终局里,一定会有最不可能的企业的身影。否则,事物怎么前进发展?

  中国能源报:目前有一部分已经涌向电商这个平台,未来会不会有更多的煤炭企业是自己做?

  李洪国:煤炭企业自己做电商,只有5%不到10%才有可能做下去,90%的企业做了是没有意义的,产生不了价值。煤炭企业做电商,打个形象的比喻,一个是在自家工厂门口开设专卖店,一个是开在沙漠里的专卖店,没有人流。我们的商店一定要开到王府井,开到大商圈里,从这个角度来看,煤炭企业就需要依托第三方平台。

  东煤交易希望建一个商圈,让煤矿在我们这个商圈里开店,对传统的交易方式进行衔接。

  当然,如果电商是神华,这个比喻就很不恰当。因为神华是产业的巨无霸,它开店就可能形成商圈,但效果现在还没有看出来。

  中国能源报:您如何看煤炭产业的未来格局?

  李洪国:我个人认为,煤炭行业已经进入一个市场化的新阶段,到了中期。在这个中期阶段,煤炭供需基本平衡甚至阶段性供大于求的局面已经常态化,市场化要素会更多地表现出来。互联网经济的导入将是未来一个最大的变量。前几年,大宗商品在互联网面前还或多或少有些抗拒,现在都已转变为积极应对。这种变化会改善大的供应链格局,或者说重构煤炭供应链,在未来5年不可回避。

 

上一篇:如何更好推进煤炭资源税改
下一篇:《煤炭深加工示范工程标定管理办法(试行)》